走進北理

undergraduate
admission

時間:2021-01-27 |

我在這歷史的跑道上

郝帥  山西省實驗中學  明德書院


我在這歷史的跑道上。

清晨,越過由泰山石和竹林構成的影壁,一片片隨風浮動的蘆葦便映入眼簾。清波緩緩,平靜的北湖映照著藍天的身影。再望遠看,便是詩情畫意的白橋。詩經所謂“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”,今日方有幸得見。那白橋,也恰如在水一方的伊人,令人心馳神往。走到起點,BIT與80周年矗立著。轉過身,我走到了跑道上。自此一種力量在緩緩推著我前進,我邁開了腿。

我走在這歷史的跑道上。延安-張家口-平山-井陘-北京,一條北理工遷址的路線圖指引著我。我仿佛感受到了,整個學校,在跟我一起走,許多人,許多那個紅色年代的人,跟我一起在走?!?939年,自然科學院在延安成立”,在跑道兩邊,柳樹飄搖著,漸漸堵住了視線。陽光漫漫地灑下,透過葉間的縫隙,在地上畫出一個個光斑;北湖仍舊悠悠地起伏;白鵝,鴛鴦懶洋洋地躺著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寧靜。但是我的耳邊卻總是響起轟鳴,那是戰爭的聲音:坦克履帶碾壓著小草,炮火燃燒著青山,飛機不斷的俯沖,防空警報劃破長空.....而在這中間,更有另外一種聲音:草屋中的奮筆疾書,殘破會議室里的激烈討論,黨員課上“為馬克思主義獻身“的奮力呼喊......我的心就像暴風雨來臨時的大海一樣,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它在澎湃,在激昂,在沸騰!我似乎看到了舉著紅旗,衣衫破舊但步伐堅定的人們。我要向前走,繼續向前。

 

 

我走在歷史的跑道上。走過彎曲而轟鳴的一段路,我便走過了抗日戰爭中北理工先輩們奮斗的路?!?945.11  自然科學院全體師生奉命離開延安前往東北辦學?!岸潭潭畟€字,標志著那段柳暗花明的結束,標志著祖國的勝利,標志著北理工前身——自然科學院為國家做出的偉大貢獻?!?949.09  華北大學工學院奉命遷入北平”我不禁加快了腳步,向前探索著下一個標志,我已經迫不及待了——“1949.10  華北大學工學院全體師生參加國慶大典”我停住了腳步,仔細地看著這段話,一遍又一遍。70年前,北理工便已經和祖國在一起,在開國大典上為祖國研制閱兵裝備;70年后,北京理工大學組成與時俱進方陣,為祖國富強獻禮!2019年10月1日晚,由北京理工大學數字與仿真技術團隊制成的5400平方米國旗在天安門升起。當時在家中的我被深深震撼到了。延安根,軍工魂,悠悠延河水,傳承八十載?,F在站在跑道上,我更加為北理工和祖國而驕傲自豪。

我走在這歷史的跑道上?!爸腥A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!…”開國大典的聲音逐漸遠去。跑道開始爬上了小山丘,正如北理工與祖國蓬勃向上發展的路程?!?952.01  學校更名為北京工業學院”“1952.03 學校受命成為新中國一所國防工業院?!薄?953.08  學校調出辦學力量進行建設”……直到望見了一棵綠油油的松樹,在陽光下茁壯挺立。對,我來到了北湖的北邊,這一棵松樹與環繞的石磚,組成了北理工的?;?。旁邊的亭子紫藤像瀑布一樣落下。若有時間靜坐亭中,享受著透過紫藤的陽光,看著太陽從眼前展開翅膀的松樹身后落下,一定能感受到這?;盏貥说镊攘?。跑道在?;盏貥舜蛄藗€彎,我環繞了校標半圈,將它捕捉在了我的相機里,留在我的腦海里。

我走在這歷史的跑道上。我越過了1958年,那一年北京工業學院建成第一批兵工專業,創造了多個新中國第一;而后我邁進了1959年,北京工業學院被確立為16所重點高等院校之一。道路又開始了攀升,一側的山丘越來越高,而樹木也越來越燦爛:黃櫨,秋楓,在深秋中越加颯爽。1961年,支持中北大學建設。隨后是一段幽深的曲徑,時而平緩,時而上揚。好久好久,我沒有發現下一段歷史。我有些急迫了,盡管仍舊在上坡,我還是加快了腳步,直到我看到了山坡頂端。隱隱約約的,我感到那里必然有著一段值得銘記的歷史,值得被記載在一段上升的終點。終于,我站在了它面前——

“1988.04  學校更名為北京理工大學”

我久久不能離去。經過那一段疲累地上坡,經過很長一段沒有歷史標記的道路,原來我已經站到了北理工的新時代,祖國的新時代。原來這時,已經改革開放十年了。在改革開放四十年的今天,我站在了改革開放十年的北理工歷史前,一種歷史的厚重感油然而生。站在時間長河的兩岸,我與北理工相視一笑。不斷嶄新的北理工展現在我的面前。

跑道開始下坡,歷史逐漸加速。我感受到了那一股力量在推動著我,雙腿不由自主地邁開,一步,兩步,越來越快……

我在這歷史的跑道上跑著。兩邊的樹木開始加速倒退,吐芳的劍蘭正在向我點頭,隨后我迎來了第一個轉彎:1995.12  首批進入“211工程”建設行列。停不下來,停不下來,我還要再快,再快!

而后跑道向上提升,可我速度反而更快。在第二個轉彎,我看到了下一段歷史:2000.09 首批進入“985工程”建設行列。

山坡倏然轉下,歷史更快地向前奔騰。隨后,它在河彎處掀起了更大的激浪——2002.03  北京理工大學良鄉校區開工建設。這就意味著我腳下的每一粒石子,我眼前的每一株小草,都可能是當年的見證者。這也正是我出生的一年。我已經感受到能抓住歷史的衣角了,一個嬰兒與一所大學,同時在成長,同時在跑。

我在這歷史的跑道上跑??缛?007年,北京理工大學良鄉校區開始投入使用。而當時的嬰兒蹣跚成了小孩,小孩蹦跳成了學生。再繼續向前,當年的時光已然能被我所見。我想拍下這歷史的交匯點,不曾想,一側落下的陽光竟在鏡頭中留下了彩虹,像一道橋,連起了現實與鏡像,還有時間長河中的這頭與那一頭。如此巧合,似乎是某種天意——它稍稍撥動了樹葉與陽光,送我一道彩虹。我放慢了腳步。

我走在這歷史的跑道上。一只豐滿的黑鵝擋住了我的去路,它正好踩在下一段歷史上??吹轿易邅?,它徐緩地走到一旁的樹邊,整理起了羽毛??粗绱擞崎e,我站穩了腳跟,更有耐心去讀這一段文字——

2010.08  學校確定校訓為“德以明理,學以精工” ,校風為“團結、勤奮、求實、創新”  ,學風為“實事求是,不自以為是”

這便是北理工的靈魂與信仰。那只黑鵝,像是有意在提醒我。我駐足于此,目光來回地掃過,思緒不斷地萌生。

崇德尚行,學術報國,這便是一代又一代北理人不變的追求。列在教學樓中那一位位科學家、將軍,便是這種精神最好的體現。拖著年邁之軀參加長征的徐特立先生,,在學院中大聲喊出“實事求是,不自以為是”,如今這段話被刻上石碑,永立于徐特立圖書館前,周圍環繞著芬芳與綠茵。王國維先生的紀念碑上寫道:樹茲石于講舍,系哀思而不忘,表哲人之奇節,訴真宰之茫?!瓪v千萬祀,與天壤而共久,共三光而永光。對,這種靈魂與信仰,精于學術,為國為民,要在我們這一輩傳承下去,永久地傳承下去。

我在這歷史的跑道上走著,肩上感覺越來越沉重,而腳步卻越來越穩重。在思緒中沉浸著,突然間聽到遠處傳來的鵝鳴,在結束完日光浴后,一只只排隊鳧入水中,翅膀啪嗒著激起一層層小水花。原來我即將走回到跑道的起點,歷史的起點。腳下,是2017年——學校首批進入“世界一流大學”建設(A類)行列。

一個新的開始。

我走在歷史的跑道上?!癇IT 80“仍然矗立在那里。十八歲的我,用十八分鐘,走完了八十年北京理工大學走過的路。也許這就是緣分,我們在這樣巧合的時間相遇。我看向前方新的征途,從起點重新邁出了第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