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進北理

undergraduate
admission

時間:2021-01-27 |

精神的紅色,帶去壯美的年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我的北理故事

當我們落在這片赤誠的土地上時,滿心的,都是些一往無前,不再回頭的決心。這片土地經歷了幾千年,孕育出我們這新生一代的時候,注定給了我們披掛上陣,在崛起之路上馳騁的使命。     ——題記


人生長征

故時三晉分道地,千歲征戰萬家殤。壯士御寇國魂盡,星火相傳赤幟揚。

上黨這個名字,用我十幾年的人生,深深刻在了我的腦海。愈來愈深,逐漸地,我了解了更多。一個古來兵家必爭之地,三晉以此為界,展開了百年較量;秦之虎狼多次來到,不惜血染太行;上黨戰役的勝利,拉開人民解放的序幕。天下太平則安定,天下大亂則必戰。正是這樣一片土地,用她的太平年華,賦予了我們這代人新的長征使命。

紅色是我們心中最亮的底色,十幾年的寒窗似苦戰,鏖戰中的人們只知道向前。庚子年,一個人生句號的標記,是下一段人生之旅的開啟。只是,當我們收起答卷筆時會有所恍惚,將往何處去?歸來可還是少年?這將是一個難以驗證的命題。不過確定的是,我們的方向將永遠是那星辰大海中的一抹紅色。


延河情,北理緣

 明月天山西天盡,東海星辰燦星瀾。長風幾時遂人意?披馬丹心戰樓蘭。

漸漸的,車窗外的風景由郁郁蔥蔥的山巒變為了峻峭的山峰。軍工廠的門前開過幾輛導彈車,徐徐進入,很快又拐出了人們的視線。軍工魂,將從我的人生的前十八載延續下去,只是游子已經背起行囊,正要走出太行山,去見識更加廣闊的世界??聪虼巴?,天灰蒙蒙的。不知是因為在清晨,還是因為昨夜天公之淚未盡??傊?,是時候啟程了,有緣遇到來自延河的那抹紅色的光輝,我萬分榮幸。車輛遠去,耳膜有些脹痛。太行山的東麓看起來柔和許多?;颐擅傻纳n穹被拂開一道口子,清晨的紅日拋下幾縷金光,構成了一幅簡單又不失溫暖的畫卷。雨后的青山,不止像淚水洗過的良心,此時在我的心中,這更像是對我的期許。古往今來,這鐘靈毓秀之地出現了多少優秀的人物,而他們入京的心情與我又有何異?山還是那座山,人已經換了一茬又一茬?!澳昴隁q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?!鼻髮W之路的那頭又是何等的境遇?我期待著,沉思在了時光的記憶中。

何時初識北理?雖相隔千里,了解這學府也由來已久。生活在紅色的土地上,耳濡目染的不僅僅是故鄉的英雄故事,還有那被全國人民熟知的一個個鮮活的概念——南泥灣,自力更生,自然科學院……自然而然地,北理工的故事也被我熟知。延安根,軍工魂自幼便心向往之。然,得知人生真的將于之產生重要交集的時候,也是有恍惚的感覺。有些東西,得到之前讓人無比地向往,得到之后又令人手足無措。整理自己思緒的過程中,我必定堅守的真理,莫過于傳承,踐行與發揚。雖然對未來仍是迷茫,但年輕的生命不正是在探索人生的過程中得到升華與超脫自我的嗎?

我常陷入這樣的夢境,在空無一物,混沌而死寂的世界中,有金色的火焰迸射,照亮了萬物——真理,我對此有著一往情深的求索之心,滿心虔誠,充滿歡愉,義無反顧地去追尋自己或萬里錦繡,抑或冰天雪地,千里冰封的命運。誠然,后者縱使殘酷,我心光明,也足以在那呼嘯的寒冬里給自己以快樂?!耙灾杏凶銟氛?,不知口體之奉不若人也?!币院螢闃??或許正是眼中北理與我的紅色。

尋理之路,無怨無悔

 倚欄聽雨客舟上,聞得人間情切聲。領會天下多事意,江右四句潤于心。

初入房山,此地雖無想象中的都城繁華,確是一處靜謐的學習之地。文科人或許不需要絕通天人的聰明才智,但不可缺少的,是沉得下浮躁,耐得住寂寞的心性和包容天下,細微之處識盡人間變化的洞察。如此說來,良鄉雖偏僻了些,但也確是個好地方。我以此來鞭策自己。

良鄉校區很是整齊,雖大卻讓人很快熟悉了道路,了解了布局。雖地處京城的西南一隅,學校里也不止是濃厚的學術氛圍,煙火氣息同樣不缺少。甘棠園投入使用不久,我們幾乎是她的第一批學生,明德、知藝的入駐,讓這里文藝氣質濃厚了不少。漫步在校園內,暮秋時節的北國風光雖說早不稀奇,但是此地卻獨有一番意境。一小片銀杏林帶給北區獨屬于深秋的暖色,樹林不密,也許是因為銀杏樹生長緩慢吧?;蛟S當我們離開時,它們仍然與來時沒有什么變化,但或許有更多的人走過它們身旁時,終于會綠樹成蔭 。

在這里最開始的一個月,收獲了知識,結交了新的朋友,也有了更多的話題可以與各奔天南海北的老伙計們交流。思想上的升華在潛移默化中發生,思修課,形勢與政策看似又紅又專的說教,其中蘊含著大量可讓思想升華的精神滋養。學生組織的工作鍛煉了辦事能力,了解了學校的諸多規則。還有的,便是一個個大的,小的集體,給我們這些離家的游子以家的慰藉。

 

我的北理故事剛剛開始,前途似海,來日方長??梢灶A見道路曲折,但積極應對則無難事。愿北理為我充實現在,而我愿為北理展現壯美的未來年華。

君不見,沙場無情人百戰,漫道巍巍鐵血染。今日拾筆征前路,婁山臘子又何難!